当前位置: 首页 校园新闻 正文
教书育人 竖起民族教育事业的一面旗 ——记云南民族大学优秀教师岳麻腊教授
时间:2017-11-24 编辑: 浏览:300

 

2017年11月12日是一个星期天。夜已深沉,云南民族大学缅甸语、景颇语专业教师岳麻腊教授仍俯首案前,他正在准备第二天要上课的内容,还有若干份期中考试试卷等待他录制。如果意外没有发生,这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然而,就是这天晚上,年仅52岁的岳麻腊老师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学生和课堂。自1990年大学毕业留校任教,他在云南民族大学度过了27个春秋。漫长的时光中,他先后取得硕士、博士学位,成长为全国著名缅甸语、景颇语专家,晋升为云南民族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同时还担任着云南省政协委员等职务。27年来,他的全部工作围绕着教书育人展开,先后培养了成百上千的景颇语、缅甸语专业毕业生。斯人已去,关于他的故事却没有结束。

 

身着景颇族服饰的岳麻腊老师

 

受惠民族政策 心系教育事业

解放前夕,岳麻腊老师的父母从德宏盈江的景颇山寨迁往缅甸。1965年,岳麻腊就出生在那里。因缅甸内战,少年时代的他求学道路坎坷波折,陆陆续续地接受了一些缅甸本土的基础教育,还几经停滞。到了1978年全家回国后,他才重新回归校园,并且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当时盈江开设的第一届少数民族初中班。初中毕业时因为中考成绩非常优秀,他被录取到云南民族学院预科高中班读书。他曾回忆:从来没有想过能到省城上学,所以只得更加努力学习”。高中毕业后,岳麻腊顺利考入云南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就读景颇语专业留校任教。除了景颇语教学,他又重新自学缅甸语,并开始从事缅甸语的相关教学工作。

为了不断充实自己,工作后的岳麻腊从未停止过求学的脚步。几年后,他在云南民族学院念完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景颇语方向的研究生课程,取得硕士学位。1996年,他申请到国家留学基金委留学缅甸的项目,到缅甸仰光外国语大学学习缅甸语,学期为一年。这次出国,让他看到了缅甸一些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看到同宗同族的克钦人的生活状况,觉得生活在中国的各族人民是多么幸福,这也使更加坚定地认为回国后要为自己的民族做点什么,也更加热爱所从事的民族教育事业,一心想着多为少数民族培养有用之才”,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这样回忆道。也许正是基于对民族教育事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岳麻腊开始尝试考博。经历了多次考博失利后,他选择外出进修,不断充实自己。2004年,岳麻腊终于成为了南开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的一名博士生。

 

岳麻腊老师(后排中间)与博士论文答辩委员

 

云南民族大学民族文化学院院长刘劲荣教授和岳麻腊老师是博士同学,他们一起考入南开大学,住同一个宿舍,一起毕业,各自成为自己民族历史上的首位博士。刘劲荣回忆说:“读博士期间,岳麻腊学习特别刻苦,学校要求听完六门课,他翻了一倍听了十多门。他在宿舍里有个书架,书摆得满满当当,课余时间他就喜欢买书、看书,而且都是语言学方面的书籍”。正是因为勤勉好学,岳麻腊用三年时间顺利完成学业,并发表了多篇科研论文,多次参加重要学术会议,自费赴民族地区调研,他的博士毕业论文也得到了导师及学校的一致认可和好评。

 

拳拳赤子之心为国家、民族

2012年,由于云南民族大学东南亚学院缅甸语专业师资缺乏等原因,岳麻腊教授从民族文化学院调往东南亚学院,成为了该院缅甸语专业的骨干教师。东南亚学院党委书记李世强教授对他有这样的描述:“穿着简单朴素,总背着一个双肩书包,话不多,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为人很低调”。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教师,他却给师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世强教授介绍说,岳麻腊是无党派人士,但是却有很高的思想政治修养,每周五的学院政治理论学习,他若不是出差在外,就一定会按时参加,出勤率非常高。

 

与学生在一起的岳麻腊老师(中间)

 

“岳老师会跟我们分享许多事情,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因为只有我们变强大了,民族才会强大”,2017届景颇语专业毕业生金先宽回忆道。或许是受到幼时在国外颠沛流离的经历的影响,岳麻腊老师对国家、民族怀有深厚的感情。身为学校教代会代表,他总是积极参与相关工作并踊跃发言;身为云南省政协委员,他经常为各类社会问题建言献策。据媒体报道,他还曾就加强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保护、呈贡大学城设立综合性医院等问题进行提案。

 

岳麻腊老师编写的读本(复印件)

 

来自景颇族山寨的岳麻腊,深知边疆人民文化教育水平落后、教育资源缺乏的现状,很多景颇族同胞到今天都不会讲汉语。近年来,为了让同胞们能及时了解国家大政方针、政策法规,他每年都要用景颇语翻译出一本最新的政策法规读本,以便让偏远地区的景颇族人民能够与时俱进地了解国家政策法规信息。

 

著作等身 教学科研成果丰硕

如今身为缅甸语专业负责人的岳麻腊老师,同时承担着东南亚学院缅甸语专业和民族文化学院景颇语专业的大量教学工作。就在他去世的这个学期,他承担着每周30节的课时量,并且担任14名缅甸语专业学生、5名景颇语专业学生的硕士生导师工作。

 

岳麻腊老师在上课

 

他一心扑在教学工作上。每周20节缅语课、10节景颇语课,包括专业课和公共课,大量的课时让岳麻腊付出了很多时间与心血去备课。据与他熟悉的学院老师介绍,岳麻腊老师每天晚上都加班备课到深夜,工作熬夜对他来说是一种常态。他去世的这段时间,正好是学校期中考试期间,承担多门课程的他需要为每一门课程录制两份试卷。

就算教学工作任务繁重,他也并未放松对教学质量和学生论文质量的追求。岳麻腊曾教过的学生金先宽回忆说:“岳老师一星期要上的课非常多,但是学生的每一份作业他都会认真批改,不会敷衍。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也是岳老师,他对我们学生的事情特别上心。会按要求和规定,帮助我们修改论文。从选题一直到论文答辩,都在为我们操心。”

 

与学生在一起的岳麻腊老师(左三)

 

除了教学和带学生,岳麻腊的科研工作也可谓成果斐然。近年来,他先后在《民族语文》《南开语言学刊》《云南民族大学学报(社科版)》等学术期刊发表了学术论文十余篇,还出版一部学术专著,并主持完成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最后成绩评定为良好目前还有一项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在研。他用景颇文翻译出版了1—8辑《农村法律普及读本》及1—8辑《农村实用知识读本》,字数达上百万。其中,《农村实用知识读本(2)》荣获第十七届(2008年度)中国西部地区优秀科学技术图书一等奖。

 

 

调研中的岳麻腊老师

 

由于为思想政治修养好、教学科研成果突出,岳麻腊老师蝉联了东南亚学院近年来的年底量化考评第一名,每年都被评为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博学多闻又平易近人的岳麻腊得到了与他共事过的老师、教过的学生的认可与尊重。有学生在他去世后撰文怀念他:“他桃李满天下,弟子遍神州,他以长期教学实践活动中锤炼出来的无穷精神魅力深深地感染着无数莘莘学子……”

 

 岳麻腊老师的追悼会现场

 

11月14日,岳麻腊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昆明西郊殡仪馆举行。八十余名在昆学生自发组织,包了两辆大巴车前往殡仪馆去送他最后一程,其中包括专程从成都赶来的、只是听过他上课的一名毕业生。

岳麻腊老师一生如蜡烛般燃烧自己、忘我工作,家庭却因他的离去面临重重困难。他的父母年逾古稀,他的女儿还很幼小,而他的妻子没有工作。东南亚学院为岳麻腊老师的家庭发起了捐款,短短一天时间内就收到了师生捐献的近11万元人民币。岳麻腊老师的遗孀王莉为学校送来了锦旗,并通过感谢信表达了感恩。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为教师和学者,52岁的岳麻腊老师当属黄金年龄,然而他却英年早逝。27个寒暑的勤勤恳恳、求知若渴,成就了他短暂一生的光辉篇章。正如他的学生排华所说:“岳老师虽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岳老师虽然走了,但更多的人会继承他的遗志,将他未竟的事业进行下去。”(沐瑶)